FC2ブログ

2019-10

《Contort of Darkness》final part/ part 4

 

於是我不再迷戀美麗但脆弱的花了,不能溝通。

 

花其實是上天所給的禮物吧。

那些會真心愛護愛惜她們的人。

那些人,應該說他是最好的擁有者了吧?

這些人不一定不想擁有花兒,

只是「良知」告訴他們「喜歡的東西不一定要佔有」而已。

 

其實他們算是什麼呢?

真是悲劇。

 

《Contort of Darkness》final part/ part 4

 

靜夜之後,我終於可以不再分辨晝夜了。

 

這是另一個日頭。

花是會再生的。

誰都知道秋冬不再復見的花草,

到了春天一定一定又再次向路人展示出她們最燦爛的風光。

 

只是她們真正的死亡是什麼時候?

再次走動的人們,可懂分辨此花和那花的不同?

還是明白再怎麼在意如何善辨明鑑也無用?

 

世上有太多花了。

 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

「小泉,妳帶的消息總是叫我們吃驚不已啊。」

輝二冷冷的看著小泉。

 

「請別這樣看我…又不是我希望的…」

聲音明顯低沉,也懶得和輝二去吵架。

 

「為什麼?」

輝一忍不住低泣著。

 

「純平他一直鎖著拓也,他有一天乘著純平上學就拿起刀子…」

 

「他鎖著他想做什麼?」

 

「大概他愛人的方式是這樣。」

 

「不能理解。」

 

「『只有乾花才可以讓人一直看著她最美的一面,不希望面對始終會衰敗的事實。』

純平的名言吧,對著人還是覺得像花一樣對待?到底他在想什麼,我不知道。」

 

「鎖著一個人和乾花有什麼關係?」

 

「不接觸外界就不會改變。」

小泉搖搖頭。

「其他人應該被告知『拓也是病死』吧。

星期日是我們送他走的日子,你們要去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花瓣掉到路邊,是垃圾。

但落到泥土之上,就是最好最天然的禮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我可愛的泉泉女王vvvvvvvvv」

是純平。

 

「做什麼?」冷冷的看著他。

 

「我對妳迷戀不已妳是知道的。」

 

「真容易愛上一個人啊,你。」

「你能才算吧。」

 

 

是的,喜歡一個人很容易,

小泉仍不能拒絕被追求的感覺,

因為她同樣是愛玩的女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喜歡吃嗎?輝一?」

輝二看著輝一吃著自己弄的食物帶點緊張的問。

「只要是你弄的我都喜歡,謝謝你,輝二。」

甜笑著的輝一,仔細的吃著輝二為他所做的食品。

 

 

 

 

花開花落,有心才留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《Contort of Darkness》part 3

 

所以我一直以為花瓣上的淚珠,是妳欣喜的眼淚。

 

花卉是代表世上的真善美。

那些一直不懂欣賞只懂摧殘她們的人。

那些人,應該說他是有心還是無意?

這些人不一定了解花的存在意義,

只是「欲望」告訴他們「喜歡的東西就擁有吧」而已。

其實他們算是什麼呢?

真是夠了。

 

《Contort of Darkness》part 3

 

靜夜之後,我是不是應該不要再睜開眼睛了?

 

天暗了,一切就是這樣看不清楚。

雨終於決定要下了,

卻是帶著試探性質,藕粉似的雨絲。

真是叫人火光的雨天。

 

微降的氣溫,要藉著街燈的光芒才得見的雨點。

不太令人察覺的下雨夜呢。

 

兩手空空忽視雨的冰涼感走上街的人,

到底想著什麼呢?

 

花卻不可以再去等什麼人了。

 

因她早已被人摘取,

再艷麗也只給一個人看到。

遺下的殘花敗葉更突顯她的衰頹。

 

從一開始就沒遇上她的人,

是不是就不會後悔傷心了?

 

《Contort of Darkness》part 2

 

美麗而柔弱的花兒啊,我聽不懂妳的心聲。

 

花朵應該在大自然之中的。誰這樣認為啊?

那些一直不懂得裝飾加工的真義的鄉下人。

那些人,應該說他是純真還是無知?

這些人不一定是沒見過花朵的凝固姿態,

只是「常識」告訴他們「花朵是應當生存於戶外」而已。

 

其實他們才是正道嗎?

真是煩人。

 

《Contort of Darkness》part 2

 

靜夜之後,我有時還傻得還去期待日光。

 

已經是天亮了。

但天空仍舊是黑黑沉沉的,要下不下的雨的沉積。

真是悶人的天氣呀。

空氣的份子黏黏濕濕的,

令人感到不太舒服。

 

所以像這種日子,

應該是沒人想出外的吧。

 

但這兒一個人卻覺得這時候出外也無妨。

 

花仍然是靜靜的等候著。

但其實她們什麼沒有等待。

如果有什麼等待著的,

也許是不同人的觀賞。

如此而已。

 

花並不會去改變。

即使這樣會為她們帶來不幸。

 

 

《Snow Conceal》

雪是白色。

還是透明?

略帶灰色。

 

對雪的形容是什麼?

神聖又帶給人們安寧平靜的感覺。

漂亮而美麗,純潔的象徵。

 

 

……雪下面的世界呢……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《Snow Conceal》

 

 

雪沒有讓我平靜,反而令我尖叫。

 

 

 

 

十二月日本的冬天毫無疑問的下起雪來。

已經會期待她的出現。

習慣了和她一起過的冬天。

 

然後,世界被粉飾得

 

白 無 暇

 

 

 

 

[二拓/二一]《Contort of Darkness》part 1

美麗而柔弱的花朵,你到底在難過些什麼呢?

 

花朵應該在花瓶當中的。誰這樣認為啊?

也許有人真的認為花朵是一直依附於花瓶當中的。

那些人,應該說他是可憐還是無知?

這些人不一定是沒見過花朵的真正姿態,

只是「常識」告訴他們「花朵是應當擺放於室內」而已。

 

其實他們是被扭曲了。

真是累人。

 

《Contort of Darkness》part 1

 

 靜夜之後,等待自己的永遠也仍是黑暗。

 

好像已經是天亮了。

微光照射路面,偷偷地落入屋內,闖進了樹林中,

把一切照亮。把萬物喚醒。

霧氣漸漸散去,天色開始澄明。

然後察覺到有生物活動的氣息。

 

花卉也會在這時展露自己的美態了吧。

在露水襯托下,有誰人會不喜愛她們呢?

擁有花香的她們,不自覺的吸引著誰。

 

一切都是這樣柔和美好。

 

然後呢?

 

人開始走動。

 

破壞了氣氛?

 

有嗎?

 

清晨時分,除了一些為生計而被迫日夜顛倒的人,

部分因工作關係而不得不早起的人們外,

就應該再沒什麼人這個時刻出來走動了。

 

喜愛晨運的老人家?

這些也算吧。

 

有人留心這些美麗的東西嗎?

 

像為了各種原因而走動的人們,

沒有人會去看不在目標範圍的事。

 

《RLR》

《RLR》

 


在前方可以見到飛鳥,回身就有你的存在。

左面是你的天空,右邊是我的海洋。

 

我無法分辨,我應該站在你的左邊還是右邊。

 

 

 

不二,你這樣空閒,就和我玩一玩這個智力題吧?

 

英二,你在哪裡找到的?看不出你會找書來看啊。

 

才不是我找啦,那天大石給我玩的喔。

那麼,「我」見到兩個人給手銬鎖在一起,這樣看來就是警察和犯人的關係。

可是到底在左邊的是警察還是右邊是呢?

 

英二,那麼你回答了什麼?

 

我很乾脆說「我不知道啊」。

 

那樣不是太傷大石心嗎?

 

可是不是要鎖犯人的雙手嗎?

 

英二…這樣犯人很容易走掉的。(笑)

 

大石也是這樣說啊~~

 

你很興奮…(汗)說起大石你就是這個模樣。

 

不二,你還沒說啊。

 

正常情況是右邊的是警察吧。自己的左手鎖著了對方的右手。

這樣是右撇子的話力量會減弱,犯人不易逃走。

 

不愧是不二啊~答對了~

 

可是,如果犯人是左撇子呢?

 

這個…我不知道。

 

也許…那個警察也是左撇子吧,抓人的時候不會不查的。

 

呃…是這樣嗎?問問大石好了。

 

 

 

因為犯人會反抗所以要鎖著他慣用的手嗎?

配合不好的話,就會跑掉了。

 

 

就算可以配合,力量也是有差距,用手習慣更是要命的問題。

自尋煩惱吧…這是沒安全感的證據。

可以說是喜歡人的表現嗎?

太無禮了。

對他這樣不信任。

 

說穿了只是自己的問題。

 

 

+++++

 

 

「手塚,你去了哪裡?」

 

「不二嗎?龍崎老師找我而已。」

 

「因為手傷的事嗎?」

 

「嗯…」

 

「手塚,要鎖著你的話,在左還是右好?」

 

「不二,你不要玩了。」

 

「你會跑掉的。」

 

 

最後一個微笑,只因為你說出了一句情話。

「我的心不是一早被你鎖著了嗎?」

 

 

知道遲早會走吧。 所以才不安。

而你這話也可以是鎮定劑。

 

很不想你離開我啊。

但我無法鎮定。

 

 

 

我發覺我會不自覺跑去你的左手邊。

不知道是保護,還是我已全然交托給你了。

 

左手和右手交纏著。 我喜歡這種感覺。

 

你最重要的和我最重要的不分開了。

 

雖然你還有右手可用。我呢?

如果鎖著了我也不一定可以留住你。

青學No.1和No.2的分別。

 

 

 

在前方可以見到飛鳥,但回身已沒有你的存在。

進去天空只有左手能帶領你,我卻只希望像海洋一樣深邃。

 

不能守護你的話,至少也會在原地等候。

 

 

 

我身邊沒有人了。

總是沒有人永遠在自己身邊。

不寂寞是假的,但是我會面對,所以不要緊。

 

手塚,我會等你…的吧?

 

是你自己說跑不掉。

是你自己說根本不想走的。

 

 

懸空的位置,等你回來充滿它。

 

FIN

30/10/2003

[**祝手塚生日快樂**某零遲了這樣多天才寫好,可是等到現在都寫不出了。]


19《大樹下》

《大樹下》

 

NEW ENTRY «  | BLOG TOP |  » OLD ENTRY

プロフィール

あやと

Author:あやと

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「幻の庭。紫陽花」

『Chris's Crime』


カテゴリ

最近の記事

最近のコメント

応援バナー

【Starry☆Sky 応援中!】

リラックマ Rilakkuma

RSSフィード

リンク(愛的連結v)

管理者專用

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

ブログ内検索